Navigation menu

新闻中心

茶学小识:中华茶艺简史(二)煎茶茶艺_茶文化

 

唐宋期间──煎茶艺

煎茶法不知起于什么时候,陆羽《茶经》始有具体记录。《茶经》初稿成于[唐朝]宗永泰元年(公元765年),又经修订,于德宗建中元年(公元780年)定稿。《茶经》问世,标记着中国茶道的降生。厥后,斐汶撰《茶述》,张又新撰《煎茶水记》,温庭筠撰《采茶录》,皎然、卢仝作茶歌,推波助澜,使中国煎茶道日趋成熟。  (一) 煎茶茶艺

煎茶茶艺有备器、选水、取火、候汤、习茶五年夜环节。

9.备器

《茶经》"四之器"章列茶器二十四事,即风炉(含灰承)、[上竹下吕]、炭挝、火[上竹下夹]、[钅复]、交床、夹纸囊、碾拂末、罗、合、则、水方、漉水囊、瓢、竹[上竹下夹]、鹾簋揭、碗、熟、盂、畚、札、涤方、滓方、巾、具列,还有的统贮茶器的都篮。

8.选水

《茶经》"五之煮"云:"其水,用山川上,江水中,井水下。""其山川,拣乳泉、石池漫流者上。""其江水,取去人远者。井,取汲多者。"陆羽暮年撰《水品》(一说《泉品》)一书。张又新于公元825元年前后撰《煎茶水记》,书中引刘件刍评判全国之水等,陆羽评判全国之水二十等。考究水品,是中国茶道的特点。

7.取火

《茶经》"五之煮"云:"其火,用炭,次用劲薪。其炭已经燔炙为膻腻所及,及膏木、败器不必之。"温庭筠撰于公元860年前后的《采茶录》"辨"条载:"李约,[氵开]令郎也。终身不近粉黛,性辨茶。尝日:'茶须缓火炙,活火煎'。活火谓炭之有焰者,当使汤无妄沸,庶可养茶。"

6.候汤

《茶经》"五之煮"云:"其沸,如鱼目,微有声为一沸,缘边如涌泉连珠为二沸,腾波鼓浪为三沸,已下水老不成食。"候汤是煎茶的要害。

6.习茶

习茶包罗藏茶、炙茶、碾茶、罗茶、煎茶、酌茶、品茶等。 撰于八世纪末的《封氏闻见记》卷六吃茶品茗条载:"楚人陆鸿渐为茶论,说茶之成效,并煎茶炙茶之法,造茶具二十四事,以都统笼贮之。元近爱慕,坏事者家藏一副。有常伯熊者,又因鸿渐之论广润饰之,于量茶道年夜行,王公朝士无不饮者,御史医生李季聊宜慰江南,至临淮县馆,或言伯熊善吃茶品茗者,李公请为之。伯熊着黄被衫乌纱帽,手执茶器,口通茶名,辨别指导,摆布刮目。……"常伯熊,生平业绩不祥,约为陆羽同时人。他对《茶经》停止了润饰,纯熟茶艺,是煎茶道的开辟者之一。

陆羽、常伯熊而外,皎然、斐汶、张又新、刘禹锡、白居易、李约、卢仝、钱起、杜牧、温庭筠、皮日休、陆伟蒙、齐己等人对煎茶道茶艺均有奉献。

(二) 茶礼

《茶经》"五之煮"云:"夫珍鲜馥烈者,其碗数三,次之者,碗数五。若坐客数至五,行三碗。至七,行五碗。若六人已下,不约碗数,但阙一人,罢了其隽永补所阙人。"一次煎茶少则三碗,多不外五碗。主人五位,则行三碗茶,主人七位,则行五碗茶,缺两碗,则以最早舀出的"隽永"来补。若客四人,行三碗,客六人,行年夜碗,所缺一碗以"隽永"补。若八人以上则两炉,三炉同时煮,再以人数几多来肯定酌分碗数。

(三)茶境

《茶经"九之略"章有"若松间石上可坐","若瞰泉临涧","若援[上艹下三个田字]跻岩,引[纟亘]入洞",则吃茶品茗勾当可在松间石上,泉边涧侧,乃至岩穴中。"十之图";章又载:"用绢素或四幅或六幅散布写之,陈诸座隅。则茶之源、之具、之造、之器、之煮、之饮、之事、之出、之略目睹而存,因而《茶经》之一直备焉。"室内吃茶品茗,则在四壁陈挂写有《茶经》内容的挂轴,开后世吊挂字画条幅的先河。

吕温《三月三日花宴》序云:"三月三日,上已禊饮之日,诸子议以茶酌而代焉。乃拨花砌,爰诞阴,清风逐人,日色留兴。卧借青霭,坐攀花枝,闻莺近席羽未飞,红蕊拂袖而不散。……"莺飞花拂,清风丽日,情况幽静。

钱起《与赵莒茶宴》诗云:"竹下忘言对紫茶,全胜羽客醉流霞。尘习洗尽兴难尽,一树蝉声片影斜。"翠竹摇摆,树影横斜,情况清雅。

[唐朝]茶道,对情况的选择重在天然,多选在林间石上、泉边溪畔、竹树之下喧嚣、幽雅的天然情况中。或在道不雅僧寮、书院会馆、厅堂书斋,四壁常吊挂条幅。

(四)茶道

《茶经》"一之源"载:"茶之为物,味至寒,为饮最宜。精行俭德之人,若热渴凝闷、脑疼目涩、四肢烦、百节不舒聊四五啜,与醍醐甘露对抗也。"吃茶品茗利于"精行俭德";,令人强身健体。

《茶经》"四之器",其风炉的设计就使用了儒家的《易经》的"八卦"和阴阳家的"五行"思惟。风炉上铸有"坎上巽下离于中","体均五行去百疾"的字样。[钅复]的设计为:"方其耳,以正令也;广其缘,以务远也;长其脐,以守中也。"正令、务远、守中,反应了儒家的"中正"的思惟。

《茶经》不只分析吃茶品茗的摄生功用,已将吃茶品茗晋升到肉体文明条理,旨在培育俭德、正令、务远、守中。   诗僧皎然,年长陆羽,与陆羽结成忘年交。皎然精于茶道,作茶诗二十多首。其《吃茶品茗歌诮崔石使君》诗有:"一饮涤昏寐,情思朗爽满六合;再饮清我神,忽如飞雨洒轻尘;三饮便得道,何必苦心破懊恼。……熟知茶道全尔真,惟有丹丘得如斯。"皎然首标"茶道",在茶文明史上功并陆羽。他以为吃茶品茗不只能涤昏、清神、更是修道的门径,三饮即可得道全真。

玉川子卢仝《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》诗中写道:"一碗喉吻润,两碗破孤闷。三碗搜枯肠,惟有文字五千卷。四碗发清汗,生平不服事,尽问毛孔散。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。七碗吃不得也,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""文字五千卷",是指老子五千言《品德经》。三碗茶,唯存品德,此与皎然"三饮便得道"义同。四碗茶,长短恩仇烟消云散。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,七碗成仙尸解。"七碗茶"传播千古,卢仝也因而与陆羽齐名。

钱起《与赵莒茶宴》诗写主客绝对吃茶品茗,言忘而道存,洗尽尘心,远胜炼丹服药。

斐汶《茶述》记:"茶,起于[东晋],盛于今朝。其性精清,其味淡洁,其用涤烦,其成效和。参百品而不混,越众饮而独高。"茶,性清味淡,涤烦致和,和而分歧,风致独高。

中唐以降,曾经看法到茶的清、淡的品性和涤烦、致和、全真的功用。吃茶品茗能令人摄生、怡情、修性、得道,乃至能成仙尸解。陆羽《茶经》,斐汶《茶述》,皎然"三饮",卢仝"七碗",低垂茶道肉体,把吃茶品茗从目常物资糊口晋升到肉体文明条理。

综上所述,八世纪下半叶,值中唐期间,煎茶茶艺齐备,以茶修道思惟确立,重视对吃茶品茗情况的具有初步的吃茶品茗礼节,这标记着中国茶道的正式构成。陆羽不只是煎茶道的开创人,也是中国茶道的奠定人。煎茶道是中国最早构成的茶道方式,壮盛于中、晚唐、经[五代]、[北宋],至[南宋]而亡,用时约五百年。